延續稍早看到的海洋熱帶魚之後

我的s星座大師又傳了文章給我

又引起我的無限感慨

我以前對愛情都會充滿夢想與期待

就是想對他好

想為他做任何事

但是夢總是會醒

經過幾次的歷練之後

我知道不可能再夢下去了

該醒醒~~

最後只有家人.朋友跟自己才是會在身邊的那個人

 

http://fashion.msn.com.tw/View5766.aspx

就這樣吧,任由事情照它自己想要的方向發展,不加以阻撓。
與你在一起的時候。閉上眼睛,我這樣想著。
不是什麼亡命天涯,也非關生死選擇,僅是放縱自己心底渴求的意願,僅是不再拿別人的尺來衡量自己的愛情價值。

我這樣錯了嗎?

「妳不是個勇敢的人。」

第一次交談時,你便對我下了斷言。你說我是個顧慮很多的人,很多話想說卻又沈默,很多事想做卻又靜止。雖不服氣首次交談就被如此斷定,但卻又在心底暗自點頭,驚訝於你輕易將人看透的能力。
因為我真的是如此。

喜歡的,不說出口,不喜歡的,都以逃避作為拒絕的消極動作。雖然如此也沒什麼大礙,但總會有踢到鐵板的時候,有一次還真遇到那種逃避不了,只好糊哩糊塗就答應在一起的人。

「哈哈,我說得沒錯吧,妳還真是夠親和力啊!」

你所謂的親和力,其實是極力訕笑我的意思。愛情這回事,怎麼能因為不知道如何拒絕就讓它成真呢?一定要完完全全順從自己的想法與慾望才可以。關於愛情的形成,你很認真地說給我聽。
是這樣嗎?這樣不就是一種隨心所欲的墮落嗎?把自己的心完全打開,把自己的慾望完全在他人面前吐露無遺,不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嗎?
你搖搖頭,笑著。

「我寧可說那是一種墜落。當愛情閃爍光芒,妳會炫目不已,然後就任由自己墬落,落進愛情裡,妳會什麼都不想要管,什麼人的話都不想要聽,就只想要感覺愛情所帶來的一切。那就是愛情。雖然危險,但卻很真實。」

「真實?」
「是的,貼近自己的真實。」

聽起來,你是個忠於自己感受的人,墬落後所有的後果,或許甜美也或許心碎,你都願意去面對去承擔。
好吧。如果真是這樣,那麼就這麼一次,我決定聽從你的建議,把所有一切會影響會牽絆的一切拋至腦後,然後與你一起往愛裡狠狠地墬落,即使粉身碎骨也無所謂。

於是我準備好墬落的姿態,調整好所有擔優封閉的心態,好讓最真實的自己完全顯露出來,也讓你瞧見我的決心。
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,也從來沒有過這樣忐忑不安,但我真的想要順其自然地去走,不再掩飾自己的心跳,不再害怕那些有的沒有、跟我無關的耳語,我只要屬於我自己的愛情。

但突然地,你鬆手了,抽回原本緊握我的手。

你不值得我如此放手一搏,也不適合在這個時候選擇一起沈沒,你只是我生命中一段意外且美麗的插曲,不是主要的旋律。在一場電影散場之後,你在咖啡香中喃喃地說著。
你的退卻,讓人感到一頭霧水,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但我感覺得到你的害怕。
我的勇往直前讓你吃驚,你害怕我真的就此墬落,你害怕我會跌得比你深。

原來我錯了。

什麼任由自己墬落,什麼真實貼近自己,原來放縱心底意願,放掉別人眼中的那把尺都不是重點,最重要的關鍵在於對方是否能有勇氣與意願一起縱身而入。我沒想到愛情也是比較級,只要比對方放得開,只要比對方愛得深,對方就有理由與藉口表示害怕與不安。

「原來,你也是個不勇敢的人。」

這回你還是笑著,但再也不答話了。

http://fashion.msn.com.tw/View5761.aspx

每個女人都曾經當過那個「戀愛至上」的傻貨。

一旦戀情順利,妳滿腦子滿眼睛飛舞著小愛心,除了黏在男友背上當無尾熊,什麼事都不想做,見面了就不想分開,分開了心思全用來期待在見面;一旦和男友吵架,妳的心痛會蔓延至全身,頭痛胃痛肚子痛,除了賴在床上之外沒有任何力氣幹正經事;一朝戀情完蛋,天崩地裂,老師要點名?學校要期中考?工作要開會?隨便啦,橫豎老娘的戀愛學分已經死當,人生也沒有意義了,最好世界毀滅海平面上升一萬公尺,大家一起死了最乾淨。

最後當然誰都沒死,死掉的只是妳的戀情,而妳的工作/學業/友情/未來計畫無辜受害。

談一場戀愛,妳失去的遠比妳想像中的還要多。

一次兩次三次,妳學乖了,妳想愛自己,妳想做自己,妳想靠自己。

妳挺起胸膛踩著高跟鞋,有模有樣像個Queen,中氣十足力貫喉道舌綻春雷:「男人全滾邊去納涼吧!」有氣勢有決心到妳自己都佩服自己。

阿然後呢?妳能堅持多久?

女人就是這樣,非要被傷到極限才發現工作比男人可靠、姐妹比男人可信、衣服鞋子化妝品比男人可愛。但努力靠自己不到三天,一遇到些許挫折,又開始幻想有個男人能用愛解救你脫離苦海,做些「只要有真愛喝風也會飽」的美夢。

再怎麼理智奮鬥的女人,心裡都藏著對愛情的極度渴望。強壯而令人窒息的擁抱、手牽手不言語的心靈交流、夢幻漂亮的白色婚紗、古堡中英挺的王子和嬌羞的公主……,那種與生俱來的對愛渴望深植在女人心裡,除非把心剜出來,否則實屬愛情中毒,沒救。

克制嗎?當然是可以的。但妳很難阻止自己看戀愛日劇時,一邊斜眼冷哼諷刺劇情過度天真,一邊感動得淚流滿面;妳很難阻止自己看到一對情侶在路邊旁若無人玩親親時,一邊詛咒他倆明天分手,一邊想念前男友;妳很難阻止自己參加喜宴時,一邊用離婚率提醒自己,一邊羨慕人家的勇氣。

妳當然知道要愛自己,但自己愛自己,遠遠比不過有很多人愛妳來的爽快。
妳當然想要做妳自己,但妳無論如何,並不想只剩下自己。

妳仍舊渴望著愛情。
妳仍舊希望有朝一日會有一個王子吻醒妳,告訴妳過去一切的不如意全屬惡夢一場,

妳只是不再相信青蛙會變王子。
因為妳終於明白,為了成全對愛情的渴望,去親吻一隻青蛙,就是女人最大的墮落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om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